英末

【鸣樱】如你所愿 11-15


第十一章 秘术or计划?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渡轮小舱里,鸣人从船舱另一头买了两杯蓝山回来后,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另一边备受长发困扰的香燐还是用发绳绑了一个朝天揪,一阵焦头烂额地不停在本子上记录后,终于长舒一口气。看着身边眼神涣散的弟弟,不由得摇头。
『想也没用,你说话的确过分了。』
『我知道,』依旧平静地毫无波澜,『现在覆水难收。』
『未必,小樱可能并没生气。』
『你又不是她,怎么会知道?』
『作为女生我多少能感觉到,而且那份担心,果然四战英雄,这么多女生喜欢。』
『不用安慰我,她就算讨厌我,不跟我说话都没关系,毕竟,我早就。。。』
『早就不是那个阳光大笑的鸣人,而是深沉成熟的未来七代目?我知道,你还是想。。。』
『好了,不说我了,这个秘术,有信心吗?』
见他故意转移话题,香燐没办法,只好接下去,『研究了近两年,再加上木叶图书馆的那一堆资料整合,成功率也只有40%。』女生有点垂头丧气,旋即昂首,『不过有你在,应该能成功!』
『为什么?』
『因为你是意外性No.1啊!』
鸣人拿起桌子上的蓝山,二人对碰,『祝我们马到成功!』




子夜,浮云遮住桂月,嬉嬉闹闹的人群洋溢着喜悦和兴奋。焰火盛开的那一瞬将黑夜照得如此明艳。漩涡宅内苍白脸的大蛇丸真想不到还能在故乡看到烟花祭。
屋外的青年男女估计身着浴衣熙熙攘攘地向后山进发,都想爬到那山的顶端观赏这如画的美景。
『好久不见,回来这么久才跟同期见面,我还真是失礼。』纲手出现在庭院中。
『算不上,我也一直养身体,没办法出门,看上去虽然还是年轻的样子,但是不得不说,50多了,不能不服老。』走过来坐到大蛇丸刚刚拿的椅子上。
『看你的样子已经养好了,恭喜!』
『计划真的没问题么?』
『你应该去问卡卡西。』
『曾经静音说我太疼爱小樱,现在看卡卡西才是爱徒心切,为了鸣人竟然选择跟你合作。』
『怎么说也是水门的儿子,而且这段时间,佐助也可以在村子里享受一下木叶的轻松愉悦,而不是外面的打打杀杀,一举两得!』





第十二章 订婚
宇智波佐助迎着这样热闹的气氛回到村子,三步并作两步地飞到了一个房顶,俯瞰着全村,『这里比一年前变化还要大啊!棋牌室,茶餐厅,更繁华了。』
漫步走向自己的家,精装的黑胡桃木大门上细致雕刻了团扇家徽。室内不算杂乱,但是看得出来今晚可能需要打扫一下才能休息。正当他思考要不要像吊车尾那样影分身的时候,院子内出现了『不速之客』。
『欢迎回来,佐助!』单辫男子冲他挥手。
『两位好久不见,卡卡西找我?』
『不是,今天大家都休假,我走在路上听说你回来之后,觉得有必要来一趟,虽然很麻烦。』鹿丸神情严肃。
『关于吊车尾的事?』
『算是吧,可以进去说吗?』
『额,我刚回来,家里灰尘挺多。』
『交给我吧!』手鞠打开扇子,『风遁·微镰鼬之术!』
一时间微风拂来,卷走家里所有灰尘,片刻清洁如新。





三人在议事厅坐定之后,鹿丸娓娓道来,『简单说就是六代目跟高层几位最近有点不穆,原因是是卡卡西本人很反对鸣人跟日向家结亲,但是高层认为这门亲事拉拢了名门,有利于村子发展。』
『亲事会不会还早?』
『不会,高层原本就希望二人可以尽快订婚,卡卡西一直驳回,前一阵察觉咨询小组那两位好像在搞一些小动作,他一边监视对方,一边安排鸣人离开村子。』
『怪不得火影跟大蛇丸合作,一方面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毕竟大蛇丸是叛忍,来到村子就像个定时炸弹,一方面让鸣人学习漩涡一族忍术以减少跟日向家的接触。』
『但并不止木叶,最近砂隐也有人蠢蠢欲动,这样的巧合让我爱罗和卡卡西都觉得反常,也是我过来外交的原因。』手鞠眉头一皱。
『确实太正好了,让人无法不怀疑,商量好对策了么?』
『订婚,虽然我欠了这女人一个求婚。』
『联姻的确可以挡一下,就是不知道对手会出什么牌。』
『这正是召你回来的主要原因,五影会谈期间,火影会带着一些精锐去风之国,正好宣布婚期,我有预感那段时间他们会有动作,到时候就靠你保护村子了。』




第十三章 公平竞争
经过一夜的冲刷,医院的树叶变得闪闪发亮,叶片上的露水折射着朝阳的光辉进入办公室,刺眼得春野樱立刻拉起了窗帘。不一会儿,又忍不住打开,心里感叹这鲜艳的金黄,好像某个人啊!
看了看日历,怎么才过去一周?这不科学!为啥佐助出村子一年这么快就过去了,那家伙一周这么慢还没过去?
『春野医生真敬业啊!夜班还不回去休息!』小护士来办公室签到。
『这就回去。』真是的,光顾着发呆都忘记时间了。



『樱酱,这是我们一生的约定!』
『真是的,你这家伙完全没有任何成长嘛!刚刚被你唤醒的少女心要何去何从啊,你这个笨蛋!』
『樱酱,我最讨厌自欺欺人的人了!』
『老爸是不是也觉得我们很登对啊?』
『樱酱,其实男生也很长情的!』




一觉醒来,护城河边上如镶金边的正午太阳此时正圆,光芒四射,好不真实。小樱起身收拾出门,来到久违的第三演习场。意料之中地,看到了那抹紫色身影。
小樱心里咚咚咚地打鼓,一步一步,似是要把脚下地面一踩一个大窟窿般走到雏田面前。
『雏田,那个,可能我接下了要说的话你会生气,但我真的没有办法,因为这个事情,导致我每天浑浑噩噩地无法休息。』
『小樱?』
『我个人感情比较迟钝,但是我喜欢鸣人,等他修行回来,我希望可以跟你公平竞争。』雏田乳白色眼珠里出现了一张无比严肃的脸。




水之国毗邻的一座孤岛上,十天的旅途奔波终于在安心地酣睡之后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这一连串的动作引起了室内几人的惊诧。
『睡了三天三夜!我都以为你下一秒就要见阎王了!不停地在想木叶跟我要人怎么办。』红发女子抱怨。
『第一次认识佐助在木叶的同伴,想不到是这么有趣的忍者!』天秤重吾反而平静地反常。
『诶,12岁中忍考试的时候就特别有趣,当时我虽然身为间谍观察佐助,但是不得不说对鸣人青眼好几分。』
『好久不见啊,药师兜!』鸣人穿好衣服来到巨型书桌前。



第十四章 求婚
手鞠在木叶行程的最后一天,一群木叶的伙伴和几位奈良家长辈围着她,帮忙装饰着一个心形紫罗兰花海;几位男生又赶来一些奈良家的鹿,二位在同伴和鹿群的簇拥下,走到了花海中央。
『虽然很麻烦,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有一个形式,毕竟所有女生都希望有一个求婚,』鹿丸装作无所谓地说着,但是立刻转为严肃的神情,捧花单膝跪地,『手鞠,我喜欢你,并且希望可以跟你携手一生,你愿意吗?』
手鞠不由得发笑,平时太习惯他一脸没精神的样子,这样正式的说话反而有点别扭,看了看周围,这家伙还是非常用心的,『鹿丸,谢谢你,我愿意!』
但是气氛骤然尴尬,因为手鞠忘了接捧花。鹿丸死盯着她五分钟才反应过来。一群人哄笑起来,连平时面瘫的佐助也掩饰不住嘴角的上翘。





『真好啊,鹿丸动作真快!』井野感叹着,余光瞧见奈良夫人,心中一惊。
吉乃阿姨的脸上爬下了两行泪,嘴里轻声细语着,『我帮你见证了儿子的求婚,鹿丸真的成长为一族族长了,好开心啊!』
『吉乃阿姨。。。』井野从忍具包里拿出了手帕,『没关系啦!以后还要见证鹿丸的婚礼,鹿丸孩子的诞生,孙辈的成长,我们都要好好活着才行!』
『是啊,想不到这么快!』
春野樱一旁听着,心中却突然失落了。那天雏田听到她的宣言,没有生气,只是平淡地丢下一句,『可能我们两个现在都没有资格。』





第十五章 轮班倒
漩涡鸣人光着脚亦步亦趋地走向密室中,所以整个据点被制成冰窖一般。光洁冰凉的地面他已经适应了温度,但是有些时候还是差点滑倒。密室中央的台子上,躺着一个白头发女人,皮肤虽然褶皱,但干净利落。看来是被人清洗过,并且保存完好。
漩涡穆,女人旁边的名牌。
『我是不是不孝啊?用母亲来做实验。』香燐伸手抚摸她的脸。
『不要这么说,我也想过用一些方式复活四战后木叶的同伴,这也是我答应你的初衷,如果我们能够成功,说不定。。。』鸣人陷入沉思。
『其实我很想知道你跟雏田在一起的原因,我是女人我了解,她不适合你。如果只是因为她是宁次的妹妹,你要报答他救你的恩情,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这是终身大事!』





重吾和兜到达之后,四人开始工作。香燐的题目是通过禁术使漩涡穆复活,半年前大蛇丸终于解开了漩涡一族某个卷轴的暗号,内容让他十分惊喜!想不到一百年前漩涡一族就有让死人复活的方法。虽然忍术繁琐复杂,但是已经有实例,非常值得一试。
『既然人都到齐了,鸣人也终于学会了施术方法,我的课题就要拜托大家了,』她鞠躬,『由于这个术开始实施就不能停,我个人觉得可以使用影分身简化,但是疲乏感还是不会消退,所以还是需要分组轮班,兜和重吾一组,我和鸣人一组,分组原因是实验设备也要好好监督以及记录实验数据,这个工作由我和兜负责,鸣人和重吾主要为了施术,希望能够成功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