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末

【鸣樱】也许还来得及

来得及
第一章 兴师未遂
“漩涡博人,别跑那么快!”宇智波沙拉奋力追赶着,但是那个金毛好像什么都听不见,火影楼就在前面了,这个毛躁的金毛到底想干什么!
“他肯定去找七代目!”见月猜测。
“可恶!就算他去了又怎么样!”人都已经死了。
中忍考试之后的几个任务都离村子很远,每次都要两个月以上才能回来。平时还有修炼,备战明年的中忍考试。这一次他们出发之前雏田阿姨眼睛红红的,村子里也一直传日向族长可能没有多少日子了。一向跟外公关系比较好的博人交代过,如果有什么不测,一定要给他传递消息:“就算不吃不喝我也一定赶回来!”然而回到村子发现日向大宅全部装点上了白菊花和白布,最中间大堂里,平躺着一个精致的紫檀木棺材,日向日足就躺在里面。安静肃穆,日向全体着黑,出嫁的母亲跪在灵堂里,看得出来已经守了很久。
“妈妈,为什么不叫我回来呢?”博人含着泪,声音嗫嚅着。
“本来想叫你回来的,但是最后我跟你父亲商量决定还是让你安心完成任务比较好。”雏田轻声答道。
“那爸爸为什么不过来?”
“他是火影,还有很多重要的事等他处理。”
“什么事?他根本就是不想过来!不对,他根本不想让我见外公最后一面吧!”说着就跑了出去。

宇智波樱来到火影楼述职结束后跟鹿丸一起退了出来,二人有一说一地聊着。平时工作忙得很,能遇上同期自然卸下防备,不过迎来的三个孩子让她警觉,尤其为首的那个人,怒气冲冲地跑上楼梯。
“师母让开!!!”哦哟?!跟谁这么没大没小,怒气瞬间窜上来!
博人本想从二人中间通过,但是腹部突然极端阵痛,之后整个人腾空,耳边的风嗖嗖地划过,接下来正面跟大地来了个拥抱,右侧肋骨传来几声脆响。
宇智波沙拉和见月也停了下来,不愧是木叶三忍,一脚就把博人从快三米高的楼梯上踢了出去,此刻他肯定已经伤痕累累了。二人立刻掉头查看博人的伤势。
“博人,没事吧!”见月看他发青的脸色十分担忧着。
“这哪里像没事的样子啊!”转头冲着短发女子嗔怒道,“妈妈,你那一脚也太狠了吧!”
“刚刚你也看到了,知道我是他师母还那个语气,不教训他一下岂不是白当了这个师母?”宇智波樱嗤之以鼻。
二人走下楼梯,鹿丸对刚刚发生的事见怪不怪,反正同期的几个都是这种个性,自家媳妇也一言不合就把他扇八丈远。但是这个女人真正的用意他能猜到几分,这么说十三年前的事情,应该不是传言。宇智波樱,额不,当时还是春野樱,心里很苦吧!

第二章 宇智波宅
宇智波宅邸曾经一度远离村子中心,不过现在就坐落在火影楼旁边,平时家里男主人外出任务很多,所以只有一对母女常驻,日子清净寂寞,但是习惯了也没什么。不过这一天倒是多了一个男孩一起回来。
小樱给他治疗了之后,博人脸色恢复些许,但是好像之前疼晕过去了,漩涡鸣人每天都忙到很晚,漩涡雏田还在日向家守灵,所以直接也把他带过来了。
回到家里把他放到沙发上,小樱去厨房做饭了。一旁的沙拉还有点没缓过来,虽然母亲脾气大,偶尔母女间也有口角,但是她从没动过手,看来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三刻钟后,小樱解开围裙:“沙拉,吃饭了!”
“妈妈,今天怎么这么多菜?”
“今天不是有客人么!”说完有点脸红。
“那我去叫博人!”转身又回厅里。
三个人沉默地吃着,但是一股压力在他们之间缓缓流动着。
“不服气就说,我又没堵住你的嘴!”想不到鸣人的儿子竟然这么闷骚。
“是不服气,为什么打我?!”语气里透着那股犟劲让小樱想笑。
“打你是因为你没礼貌,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你父母都不是你这样吧!鸣人是村人崇拜的模范,雏田也是大家族出来的,你见到长辈,就算有再急的事情也至少应该打个招呼吧!”话是这么说,不过鸣人小时候也喜欢恶作剧,经常顶撞老师和三代目。不愧是父子。
博人一听确实是自己不对,放下筷子蹑手蹑脚地站起来:“师母,对不起!”
“没事,我吃好了,你们也快点。沙拉别忘了晚上还有修炼。”

第三章 火影来访
晚上22:38分,漩涡鸣人来到了宇智波宅。这应该是他第二次来吧!曾经魂牵梦萦的那个姑娘身着淡紫色斗篷裙在茶室里跪坐着。他在她对面坐下。对方递上来一杯红枣枸杞茶。
“鹿丸说你精神不太好,这一杯正好凝神养气。”
“谢谢。你还好吗?”
“你下午不是见到我了?”
“那是工作,我是问你孩子啊,家事啊,没有很劳累吧!”
“嗯,都挺好的!”小樱眼里已经含着泪。
“人呢?在客房吗?”
“嗯。想好怎么解释了么?”
“不用解释,他也长大了,连这点事情还用我去教恐怕以后也没办法独当一面!”
“你还在怨恨着?”
“你不怨恨么?”
“鸣人,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都死了。”
“我知道,现在不是怨恨,而是那件事之后带来的连锁反应,不过你说得对,我会尽量放下的。今天真的谢谢你了!”鸣人起身要走,毕竟还有一堆工作要忙。
“等一下,吃点饭再走吧!正好今晚的夜宵多做了些。”
鸣人的双腿好像被人像操控傀儡一样不受控制地进入厨房,猪骨拉面的味道,里面还有一些蔬菜。
“手艺不错!”
“那是,医疗部我带的那几个后辈基本可以代替我了,闲下来我就研究一些菜谱。你挺有口福,除了沙拉,还没人吃到过!”
也许是真的饿,也许是食欲大增,鸣人把她留下来的拉面全部清扫一光,连蔬菜都没剩。

第四章 办公室质问
火影办公室,木叶丸带着三个学生来递交任务报告并且等待下一个任务。不过明显有些人满脸写着委屈不服。
“下一个任务,菜之国附近叛忍围剿工作,并且保护商队安全把蔬菜送到木叶。”
木叶丸鞠躬:“是,火影大人,请问什么时候出发?”
“按说是立刻出发,但是照顾博人的伤势,今天傍晚再走吧!”
“切!我不要,我去给外公守灵。”
“不许胡闹!任务是四人小队完成的,你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木叶丸大吼。
“那你答应我给外公守灵我就去!”博人冲到办公桌前。
“抱歉,我没时间。”鸣人诚心诚意地回答他。
“你,你又这样!!!从我记忆开始你就没去过外公家,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恩怨,但是去看一眼都不行么!”博人还带着绷带,但是他整个人气的发抖。
“我是真的没时间,你之前不是说要等到沙拉当火影之后帮助她么?长大了你就明白了!”鸣人耐心解释。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回来?!为什么不让我见他最后一面?!”
终于还是说出口了么?日向那老头死了还给我添麻烦!
“博人,忍者学校的时候,老师怎么教你的?”鸣人双手抵着下巴问他。
博人懵了一下。油女老师教导过:“忍者是可以隐忍一切的人。在残酷的忍者世界里,任务是衡量一个忍者是否能够独当一面的基础,完不成任务的忍者都是废物!”
鸣人看他不说话了,乘胜追击:“既然老师都教过任务的重要性,我在这里也再强调一次,除了他,沙拉,见月,你们两个也要听好!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什么样的任务,都要认真对待,如果因为个人原因导致任务中途失败,都给我回学校重新学!木叶丸,带他们去慰灵碑!”
“是!”鸣人哥哥也动气了!之前都没有这种反应,带队伍不容易啊!

第五章 慰灵碑前
四人在慰灵碑前默哀了三分钟。博人终于冷静下来了,自己似乎真的太意气用事了。
“木叶丸老师,为什么火影大人要我们来这里?”沙拉不明白地问。
“唉!慰灵碑上记载着谁你们都知道吧!”
“嗯,因为任务而牺牲的忍者们。”
“博人啊!如果告诉你日足大人的事情,你肯定闹着要回来吧!”
“当,当然。。。”博人有点支支吾吾。
“但是,任务必须完成,而且我们是四人一组,必须要团队合作,你一个人回来既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另外三名队友的不负责任,明白吗!你一个人离队如果遇到了危险,本来你父母已经承受上一辈离世的痛苦了,再承受你的,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样!还有,队里离开了一个人,队形就会被破坏,剩下的三人如果遇到敌袭可能也会牺牲!”
听到这话后,不仅是博人,连另外两位也惭愧地低下头。
“既然知道错了,这次的任务就要更加用心地完成,知道么!”
“是!!!”三人异口同声。

出发前,博人他们去了医院。
“师母,木叶丸老师,我是不是很不懂事啊!完全没理解爸爸的苦心。”两行泪滑了下来。
“当然了!幸亏七代目没传消息,否则我们可能都被你害惨了!”
“沙拉,在医院里要安静。”小樱举了个噤声的手势。沙拉立刻捂嘴。
“绷带今晚还不能拆,不要太过勉强,到了目的地应该就会好了。”起身拿了点东西交给木叶丸,“这是专门腹部的伤药,这几天每晚给博人吃一粒即可。”

第六章 回家
由于下个月八尾奇拉比一行人要来木叶,整个火影楼基本上每个晚上都是灯火通明。连续加班半个月,每天休息时间平均不到五个小时,基本上每个人都犹如被拔苗助长的苗——蔫了。
凌晨一点半,雏田被震醒。穿衣下楼以为有贼,下楼梯第一眼看到家里的门被震碎,开白眼刚准备防御,结果发现手鞠一手拿着扇子一手撑着鸣人。
“不好意思,我实在没力气再走了,他竟然比鹿丸还沉,你赶紧接过去,俩人到我家的时候都累得不行了。”
火影楼旁边最近的是宇智波宅,之后奈良家,相反自己家的确离得远一点。道谢之后把自家丈夫安置到卧室,忙这么长时间怪不得没力气走。不过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是不是还不肯原谅我?

第二天早上雏田醒来做好饭后本想着去叫鸣人和孩子们,由于家里隔音很好,所以走到楼梯窗户处发现父子俩已经在练习螺旋丸了!
“威力还是不够,要集中精力让提取出来的查克拉在这一个球中达到最饱和的状态,之后压制住,再向我进攻。”
“爸爸,饱和是什么意思?”
“饱和,应该就是最大限度,就像你吃拉面,老板都要加盐,盐分不能太过也不能太低,否则拉面就不好吃,反过来就是说在保证拉面好吃的情况下的最高盐度,明白吗?”
“哦,那我再试试!”

“妈妈,我们家门怎么了?”小葵问。
“没什么,突然坏了而已,吃完饭送你们上学我就去找人修。”
“我吃好了,先去工作了,博人今天也有任务,修炼的话晚上继续,小葵好好上学哈!”
“嗯!”两个孩子点头。
玄关处,雏田送他离开:“那个,鸣人君,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谈谈吧!”
男人似乎被什么忍术定住了一样,背对着她不发一语。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时,对方转身:“等比大叔走之后吧!最近我都没时间。”

第七章 从未改变
奇拉比一行人并没有太浩浩荡荡,但是由于同行的有前雷影大人,鸣人还是搞了个欢迎仪式。地点就在半年前刚竣工的木叶迎宾旅馆。老友相见,分外亲密!那一个星期几个男人各种侃大山,饭桌上觥筹交错,偶尔还去远离村子中心的第三演习场比武交锋一番!最后,奇拉比提出来要开演唱会,鸣人捧腹大笑!不过既然是他的梦想,鸣人也不想泼冷水,遂把他徒弟——丁次的太太找来商议。
前雷影和鸣人在一旁看着那个女人各种握拳,咬唇,可还是非常想拒绝,但是在奇拉比既认真又威胁的神情下拼命压抑着只能点头如捣蒜地无奈答应的欲哭无泪中,各种前仰后合。
在一行人最后几天的安排商议下,由于时间不充足,只能在酒店里小小地举行一个类似于歌友会的演唱。但是由于木叶没什么人会唱歌,所以小的会场也万人空巷一般。鸣人特别交代一定要把会场门锁上,不许任何人中途离开。
事实证明鸣人的决策是对的,因为奇拉比的rap确实很无聊,自己的女儿听到一半已经在怀里睡着了,转眼看其他家小孩也是,但是村民基本上还算配合,毕竟是火影大人的贵客,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所以每首歌唱完都有一些掌声。
演唱会之后他们又拼了一晚上的酒,大家都觉得自己没醉,然而每个人走回房间动作都七扭八歪的。在鸣人马上要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一个看似柔弱的身躯架住了他。
“你怎么来了?”看清了是粉红头发,心里暖乎乎的。
“沙拉睡下我睡不着,想着你们恐怕还要嗨,结果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狼狈。”小樱嘲笑他。
“哈哈,还好吧,没有你结婚那天那么狼狈。”他试着给自己找台阶,但是好像又感觉说错了话。
“那天我记得其他人也喝挺多的,尤其是师傅,后面哭成了泪人,像我这棵铁树终于开花了一样!”
鸣人洗完澡后终于清醒了一些。两人互相对望着,二人间隔不到一米,却都没办法再靠近一步。

“樱酱,对不起,我真想不到我竟然会辜负你!”
“鸣人,我都知道,你,你再抱我一次好吗?”
滂沱的雨里二人深情相拥。
“卡卡西老师说的么?”
“不是,是师傅告诉我的。你的婚礼不要给我送请柬,我不会去的!”
“好,不过你的婚礼我会参加,我要看着我的姑娘得到幸福。”

宇智波樱这么多年还是没能改掉爱哭的毛病。鸣人把抽纸递过去,事到如今能为她做的只有这个。
“鸣人,我最近学会了酱牛肉和油焖肘子,晚上有空就过来吧!”
强行转移话题,鸣人无奈只能满口答应。

她开门,奇拉比墨镜里反射着他俩。
“我一直以为你会娶她,”女子走后他开门见山。
“可惜差了那么一点点。”鸣人有点惊讶自己的平静,也许真的放下了,人生嘛,没什么过不去的。
“中忍考试时候你儿子埋怨你不回家,该不会是因为她吧!”
“比大叔你想太多了,村子,联盟,事情多如牛毛,虽然我承认她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部分,但是村子以及联盟的未来更让我忧心。”鸣人坦荡地说。不管当初究竟怎么了,樱酱结婚生了孩子后,他也放心了,就当还是七班的同伴继续守护她,守护村子里的每一个人,他曾经试图让自己爱上妻子,所以小葵的降生一度让他开心。可惜某一次同期聚会,他在烤肉Q外面犹豫徘徊时对上了迎面而来的人,那个樱色短发的女人,几乎同时,二人向相反方向逃着,好似后面有毒蛇追赶。他不知道对方,但是自己回到火影楼之后发誓再也不去同期聚会。跟妻子的关系犹如回到原点,他不纠结不等于能忘记,忘记了不等于能原谅,原谅了也不会爱上,但是起码的尊重他一定给,儿子女儿他也尽量教导,但是心里有些东西,他知道从未改变过。

第八章 日向家
日向日足的七七已经过去,雏田回到日向家,原本的四位长老只剩下一个,风烛残年,而且记忆力严重退化,日向家急需推选新的族长。
其实早在十三年前的某个晚上,日向日足大病的那一天,长老就已经有这个打算,然而治了半年,纲手大人说:“没什么,战争后遗症而已,平时注重饮食和锻炼,应该没什么问题。”然而又过了三个月,家族会议上日足大人突然晕倒,又被抬到手术室。纲手还是那句话,接着,断断续续一直没彻底好,三年前,只能凭借药石续命。曾经是由于他本人意志力坚强,所以长老们也没太在意。后面长老们也寿终正寝,日向日足还继续担任着族长这一重任。
可是谁都有那么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雏田拼命不让自己晕过去。守灵这段时间已经有些人开始说这件事,所以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是分家的日向德间,我提议花火小姐,她是日足大人的亲生女儿,而且忍术精湛,可以胜任族长一职。”
接着还有一些人发言,雏田本来也没想着还要占着那个位子,她现在重心在两个孩子身上,如果花火可以带领日向一族,她没有意见。
会议结束后,两姐妹在房间里单独说话。
“姐姐,你要不要回来住?”花火想了很久。
“为什么?我在漩涡家呆的好好的。”
“姐姐,我是为了你好,这么多年你并没有外人看上去那么幸福。”
“花火,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雏田十分紧张。
“姐姐骗得了其他人,骗不了日向家的人,博人在你结婚七个月不到就出生了,而且我用白眼看得出来,他没有丝毫的早产儿迹象。”
雏田全身发抖,嘴唇泛白,这个秘密她在心底掩藏了这么多年,可惜谎言终是谎言,早晚会被揭穿。

第九章 夜间斗法
日向花火成为日向一族族长的事情在木叶的大街小巷传开了,大家族的事情总能增加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像当初的宇智波佐助回村,嬉嬉闹闹地被杜撰成各种版本,什么他被四战英雄鸣人打败后良心发现,什么他最后被几位秽土转生的火影大人感化了,什么当初屠杀宇智波一族还有团藏,所以他杀掉团藏后就准备回村了,只不过半路上遇到了战争而已!
不过也有些人并不关心,就像宇智波宅的两个女人,女主人严肃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女儿:“沙拉,站起来!手里剑力度还差一些。”
女孩听完,勉强撑起身体。母亲说的没错,她还要努力,虽然今天已经练了十个小时了。集中精神,提升查克拉,再把握好机会,腾地而起,写轮眼开眼,刷刷刷,回到地面。
“还不错,基本都射中了,而且不像刚刚没有深入箭靶,今天先到这吧!明天再继续。”

小樱在厨房热了牛奶端到女儿房里,折回时眼前出现了一个披着火影披风的男人。
“女儿是不是都比儿子省心?”他开玩笑地问。
“嗯,我好像没怎么费过心,学校时候成绩第一,修炼时候对自己也很严格,基本没怎么抱怨过,估计以后比我强。”
“博人之前是经常抱怨的,现在忍术勤快点,而且。。。”他顿了一下。
“而且什么?”
“而且上次被你踢了一脚以后,谦虚了很多。”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啊?”
“三个愿望怎么样?”
“好,跟我来。”

鸣人听完她的第一个愿望,整个人第一反应就是跑,可惜自己是火影,不能说话不算数,眼前的这一筐里,明明绿色有机营养丰富的蔬菜,他却如鲠在喉。
“那个,有兵粮丸吗?我觉得吃你的兵粮丸比较好。”
“这一筐,全都吃了!你刚刚答应的!而且我特别洗好的,我女儿都没有这待遇!”
黄瓜、香菜、菠菜、生菜、油麦菜、青菜,包菜,这女人今天是不是把整个超市的绿色食品打包回来了?
没办法,闭上眼睛颤抖着双手随便拿起来就往嘴里送,不到一个小时,终于全部咽下,想一个瞬身跑到厕所,然而女子早就料到,在他吃的时候就锁了厨房的门窗,再用影分身护住每一个锁。倒了一杯水等他无功而返。
鸣人摇了摇头,这种时候他从前就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又遑论现在?

第十章 通灵术
漩涡大宅,男主人终于有空在家,最近的工作比较稀松,村中琐事也都处理得差不多了,近期也没有贵客来访需要加班加点地筹划安排。所以,漩涡鸣人特别给自己放了半天假,回到家里温水煮茶,看书读报。
“鸣人,昨夜19时52分,流云长老去世了。”妻子来到茶室坐在他身边。
“嗯,我知道,这次如果需要,我可以陪你回去守一晚。”他漫不经心地说着。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雏田有些愠怒又有些心虚。
“孩子们如果没什么事应该也都会去。”鸣人不介意跟她继续打哈哈。
“鸣人,你。。。”她鼓起勇气,“你就算再恨,也该消气了吧。。。”
“雏田,那件事有执念的一直都是你,我还有一个村子要维护,没心情管这些。”他只有放不下的人,没有想不开的事。

“老爸在家???”博人任务回来看到玄关鸣人的鞋子。
“嗯,任务还顺利吧!”瞬身出现。
真快!
“还行吧!老爸教我忍术!我也想像木叶丸老师那样通灵出来大蛤蟆!!!”
“那你就别换鞋了,我们这就出去!”
“啊?哦,家里院子好像不够大!”博人挠挠头。

博人面对这个大蛤蟆再度瞠目结舌,自己老爸就这么在他头顶上坐着,两人还互相很和谐地聊天,他有点腿软。
“你儿子吗?想不到你也有像自来也那样教忍术的时候了。”蛤蟆忠说道。
“嗯哼,我也很怀念呢!博人,通灵术首先要跟灵兽签下契约,之后每次战斗时需要的时候需要用自己的血为媒介,结印,提取大量查克拉,之后就可以召唤出来了。”
“契约?”
面前一个大卷轴摊开了。
“咬破手指,然后用自己的血在后面这一栏里写下你的名字,然后印上五根手指的指印就完成契约了。”
博人懵懂地照做。
“结印分别是:亥,戌,酉,申,未。你试试。”
半分钟后,几声大笑穿透了三人上空。
“鸣人,跟你当年一样的小蝌蚪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博人的查克拉提炼还需要练习啊!从今晚开始,除了螺旋丸,还有通灵术的修炼,不许偷懒!”

第十一章 始作俑者
雏田站在木叶医院门口,就像十三年前一样屏住呼吸,一鼓作气地来到宇智波樱办公室。
“小樱,我们谈谈吧!”她开门见山。
“好啊!我正好下班,刚我去宇智波宅吧!你好像还是第一次来呢!”

“说吧!到底什么事?”
“不是我的事,而是我们家,四大长老都已仙逝,目前虽然不算群龙无首,但是花火这个族长并不好当,内部问题千疮百孔,你高兴了吧!”
“我有什么好高兴的?”莫名其妙!
“先是我父亲大病,后面三位长老接连发生意外,难道背后没有你的手笔?”雏田不信。
“这几个长老我的确插手了,但是你父亲与我无关。”小樱摊手。
“他们都是你?”
“只有流云,我给他用了毒,让他慢慢地死。”平静的语气没有丝毫波澜。
“你!那我父亲呢!也是你对不对!你生气他给鸣人下药导致我怀孕拆散了你和鸣人!”雏田拍案而起。
“这一天果然来了,只不过我想不到你这么单纯!”她不屑一顾。
“什么意思?”
“鸣人一直是卡卡西老师作为木叶的接班人培养的,你父亲用卑劣的手段把他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就明白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了,你以为纲手大人和六代目会眼睁睁地看着未来的火影被人利用?”
雏田不由自主地坐回原位:“你是说,害死我父亲的人是。。。”
“我没说谁,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毒药是纲手大人亲自配的,日向家里师傅亲眼看着你父亲喝下的。其他的,我们好像没什么谈的必要。你可以走了!恕不远送!”

“父亲大人,我最喜欢鸣人君了!”
“父亲大人,鸣人君好像跟小樱在一起了!”
“父亲大人,他们好像很相爱!”
“父亲大人,我该怎么办!我想嫁给鸣人君!”
雏田躺在自己小时候的床上,回忆着那一天。鸣人受邀来到日向宅,美其名曰讨论秘术,却没想到第二天两人互相赤裸着,一地旖旎。后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她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然而,她的幸福,只有一瞬。
接下来的不幸轮番砸过来。
大婚第二天,父亲进入重症病房。
第二年,暗部日向分家一半成员由于任务意外死亡。
第三年,暮云长老出外云游遭遇洪水,找到时,人已经凉了。
第五年,暮间长老家中被毒蛇咬伤。
第十年,流间长老拜访水之国阳禄一族族长回程被叛忍所杀。
第十三年,父亲生命走向终点。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始作俑者竟然是她自己!

第十二章 十三年前
雏田走后,小樱卸下了她坚硬地面具,整个人在客厅里瘫软如泥。
真的不恨么?她知道并不是。真的放下了?她知道并没有。那天在医院,雏田过来体检结果孕检阳性,再加上三个月前鸣人跪在她面前提出分手是那绝望的表情,一时间她什么都明白了。
她从十二岁开始依赖,后面依恋,战后他锲而不舍的猛追下明白自己心意早就偏移向他,遂开始热恋的那个人背叛了她。。。
但她可以笃定,他是被迫的那一方。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师傅沉默着肯定了她的猜测。
滂沱大雨,她狂奔,怎么找也没找到,后面发现他就在她门口,像个无助的婴儿,双眼无神。她也好不到哪去,整个人就像一个落汤鸡。

分手后佐助回来了,她恬不知耻地问:“佐助君,你愿意娶我吗?”
佐助说可以,还说,以及另外一个事情,鸣人希望你有个孩子,这样能转移注意力。
二人结婚当天就已离婚。沙拉是她和佐助的孩子,试管婴儿。

沙拉回家看到地毯上蓬头散发的妈妈,满地啤酒瓶,有些不知所措。
她出门看到了亥人,两人去了山中花店,井野火急火燎地跑过来。
“小樱,别这样!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别吓我!”井野把她抱起来。
“我没事,我是担心他。”小樱有气无力地说。
井野明白她说的是谁:“放心,他也不会有事的!”
小樱睡下了之后,沙拉也放心了。从没见过这么脆弱的母亲,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博人说七代目跟日向家不亲密,难道妈妈也有扯不断理还乱的恩怨纠葛?

第十三章 放下
漩涡宅议事厅。
“你想好了?”离婚从她口中听到还真讽刺,看来什么都知道了。
“鸣人君,恨我吗?”
“想听真话假话?”
“到这个地步,我们就没必要拐弯抹角了。”
“那好,说真的,你可能误会了,当年的事情即使没有你,日足大人也有办法让我们结合,他希望可以通过我让日向家成为比曾经宇智波一族更有威望的名门,所以,可能我最开始恨的还是你父亲。”七代目坦白。
“不会吧!”雏田难以置信地说。
“是真的,你我都是他的棋子,但是他也明白真正那么做了会有怎样的后果,所以对博人他很用心,他希望你可以作为日向家的继承人继续领导下去,可是最终还是没能得偿所愿,不过你放心,花火如果能够继承宁次的意志,我不会对你们动手。”
“你是说日向分家笼中鸟咒印?”
“嗯,除了这个,其他条件我都答应。”
“包括我们的孩子?”
“是的,如果他们愿意跟你一起,我就搬办公室住,这个房子也留给你,我相信你会用心教导他们。”
“谢谢!不过我还是要说句抱歉,如果你的妻子是宇智波樱的话,你应该过得更好吧!”
“雏田,也许对我们来说,放下是最好的选择,博人已经是下忍,小葵也快要毕业了,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第十四章 宇智波沙拉
我叫宇智波沙拉,是木叶名门宇智波一族的后裔,继承了血继限界写轮眼的力量。但是相比于其他孩子,我的特别之处并不仅限于写轮眼。
从小到大,其他人都有爸爸陪在身边,然而我却没有。妈妈说,爸爸是四战英雄,要守护世界,所以不能经常陪我。但是我好奇心很重,离开了村子去找他。
找到他的那一刻我很开心,竟然是这么帅的人!但是有个怪叔叔却说我不是妈妈的女儿,要不是七代目,我就信了他的邪。
后面中忍考试之后,爸爸再度离开,妈妈说,沙拉,除了写轮眼,你还有跟其他人不同的地方。我当时没明白,追问下去妈妈也没说。

那天妈妈哭了,井野阿姨抱着她,我没听懂她们说什么,但是好像跟我出生前的事情有关。妈妈好虚弱,像生了一场大病,但是井野阿姨说她没事我就放心了。
第二天没有任务,我修炼回来看到妈妈房间的一个箱子,里面的照片和东西让我震惊。我想听妈妈解释,但是当天她夜班,正要出门的时候七代目来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坚强威武的男人流眼泪。他看到那些东西,什么都没说,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压抑的感情像我的豪火球术一样在那一瞬间不停燃烧。
后面漩涡博人来我家门口大吵大嚷的,他起身要去开门,我拽住他:“鸣人叔叔,交给我吧!我会把他打扁的!”他哈哈一笑,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没有食言。面对那家伙的叫嚣,我几拳就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宇智波沙拉,我爸真在里面是不是!你叫他出来!”竟然还敢不依不饶地。
“哼,你就仗着你爸不舍得打你!来的路上肯定经过木叶医院吧!怎么不去找我妈啊!问谁不是问啊!”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我就要问他怎么样?!不行吗?!”
“漩涡博人你给我适可而止!!!”果然只有这样他才安静了。

十分钟后,鸣人叔叔开门了。他用讲故事的方式说了照片里的事情。听完我哭了,博人却笑了。
“老爸,对不起,我来的时候妈妈都告诉我了,那个,要不要我去帮你追樱阿姨啊?”傻样!
“得了吧,你好几次看见我妈就绕道走以为我没发现么?”
“我,我明天就帮老爸把她约出来你信不信!”满脸的伤还逞能!
“你们两个跟我和樱酱小时候很像啊!哈哈哈哈哈哈!!!”
睡觉前博人对我说,那是他第一次看到七代目那么开心地笑。

第十五章 离开
最终雏田还是带着两个孩子搬回了日向家,曾经不算热闹但是还不缺温馨的漩涡宅现已人去楼空。鸣人想到这个,有点踌躇着要不要去看她,流言纷纷,当事人不在意,但是不想因为他而使得爱人受此困扰。
门外传来哒哒的忍靴声,开门的人还真是他最不期望的那位。唉!
“别误会,我是来申请休假的。”小樱呈上来申请书。
“可以,但我怎么觉得不止是这样呢?”
小樱有些羞怯地绕办公桌走过来,跨坐在他的腿上,“休假期间我想去村外找师傅,顺便生个孩子。”
“批准你休假,但是孩子不是有沙拉吗?”
“我们俩的孩子,你的孩子!这是那天说的第二个愿望。”
他看着眼前这个美女一点一点脱掉外套,裤子,只留下一身性感的紫色情趣内衣,她在玩火!!!看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那天三个愿望明明就是随口说的,这辈子真被她吃死了!
“樱酱,我真没想那么多,我只觉得未来有你就好,而且生孩子我有点担心!”
“原来是这个,你以为我不能生了是不是,姐才30岁!而且我还有百豪印呢!”春野樱掐住他的脖子!力气真大,鸣人感觉自己命不久矣!
“好好好,我答应,我都答应。。。咳咳咳。。。”喘不上气了!

第十六章 漩涡浅信
五影会谈在紧张中展开,在祥和中结束。一行人回村不匆不忙,但是鸣人心里有点紧张,因为好像现在家里除了纲手婆婆、静音、自己的太太以外,还有个小儿子。当时努力了两个月终于完成任务。真是身体累心也累!孩子出生后他只看到过一张照片,眉眼头发都像极了他,除了脸型,岳母说脸型跟小樱小时候一模一样!沙拉还是很注意瞳色,觉得浅信眼睛的蓝比博人的还清澈。

恢复单身后的那个晚上,他和几个朋友在自己的影岩上喝酒。犬冢牙来的时候头压的很低。鸣人直接一拳揍了过去,但是之后再没动作。牙想开口说什么,被志乃挡下。
“别说了,鸣人已经看开了,要问为什么的话,那就是请我们八班也过来。”
犬冢牙明白,那天在日向家的时候,他立刻闻到有药的味道,本来可以阻止,但是雏田的请求让他犹豫不决,最终还是发生了那件事。
同期聚会的时候,他很自责,每次都想跟二位道歉,可是除了第七班的人,大家都在。一年后他发现小樱不是不去,而且有第八班的聚会绝不参加。有几次他进入火影办公室刚想开口就被鸣人打断,说某个任务十万火急,要他立刻出发。小樱也是,到了医院没有避而不见,就是每次都那么巧地有大手术。红老师说,不是巧,而且不想面对,因为看到你就会想起那彻骨的痛。现在能够一起吃饭已经算好的了。
“牙,过来喝酒吧!”鸣人提着啤酒瓶。喝得酣畅淋漓,后面小李还打了醉拳。不过实在是没忍住:“对不起,鸣人,我觉得我还是应该道歉。”
又喝了三杯:“雏田那边,你有空还是照应一下。她毕竟跟你同班。”
“我会的,你跟小樱呢?”
“这个你不用管,我们,也许还来得及。”鸣人轻松地笑着。

“啊啊啊,回来了!我去开门!”眼镜少女跑到玄关开门。
长发飘飘的女人和怀里的小男孩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出现在众人面前。鹿丸推着某个看傻了的金毛:“进去啊!那是你儿子,你不抱要我替你抱啊!”
“浅信,这是爸爸!爸爸是个大英雄哦!很酷的!”
鸣人有点慌,小心翼翼地接过这个孩子,虽然当初在病房门口抱博人的时候也算兴奋,但是意义终是不同。
小家伙脸圆圆的,手胖乎乎的摸到他的脸,嘴里迷迷糊糊地不知说了啥,鸣人亲了他一口,说道:“浅信,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第十七章 老公
要说整天从早忙到晚的火影大人还有什么愿望嘛,估计就是闲下来一会儿,老婆孩子热炕头,然而现在这个愿望也实现了。漩涡浅信先在主卧挤一下,现在不能把他安排到原来博人住的房间,因为那里离主卧有点远,不方便夫妻俩照顾。所以特别找大和队长搭了一个小床。小家伙晚上可能会闹,但是现在睡得很香。
主卧大床上,好久不见的夫妻二人终于团聚。对坐着,鸣人牵起妻子的一束青丝:“这么长了?”
“嗯,不想剪。不过回到工作岗位的话,每天就要早起盘个发。”
“那要不还是剪了?”
“你不是喜欢长发么?”
“你什么样我都喜欢!”又开始傻笑!

“沙拉跟我说,你很乖。”
“那是,你留下的那一堆条条框框的,她基本上每天都执行,什么盯着我吃蔬菜不许吃拉面,兵粮丸三天一颗,还有睡眠质量仪,火影楼的人都说她快成我妈了!”
“不服气?”
“没有,我不敢!”后背冒冷汗!
“老公,辛苦了!这一年照顾三个孩子和村子,很累吧!”
“叫我什么?”
“老公啊!”
“以后每天都这么叫我?”
“当然了,笨蛋!”

第十八章 婚礼
宇智波佐助拿着红红的邀请帖,心里还真有点复杂。男的是他一辈子的对手兼兄弟,女的是曾经追过他的女生兼前妻。记得医院天台那次,卡卡西说他优越感没有了,所以气愤迫不及待找鸣人决斗。当他知道吊车尾追到女神时候,确实类似优越感的东西又没了,但是也为他们两个开心,毕竟追了十年终于到手也是不容易。

出事之后他回村里,本以为吊车尾一蹶不振,结果曾经中忍考试的死亡森林里,他虽然喝了酒,但是意识清晰地说:“我们打一架吧!”
那一仗有点轰动了村子,因为鸣人的招式都没有对准他,而是用了几个风遁后把整个森林的树都砍了。
接着继续喝酒,佐助以为他醉了,因为他不停用螺旋丸把秃了的树桩也打没了。最后,他连呼带喘地:“你能不能带她出去旅行?”
“可她回来看到你儿子不一样心疼?”
“那就只能生个孩子,转移注意力。”

先旅行,生下孩子后回来,女子说:“我会负起责任养她的。”
她说到做到。沙拉是个好孩子。在外人看来可能没有爸爸陪着比较不幸,但是三人对她的关心丝毫不少。忍术修炼得也很精湛。成为下忍后,每个任务报告鸣人都通过他的联络鹰copy一份给他。

千帆过尽,沧海桑田。这一天真的来了。木叶的一个安静的绿色小山坡上,参加的人不多,亲人,同期,还有纲手、大和、卡卡西等,一共不到三十人。但是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夫妻接吻的那一刻,在场的女孩子都哭了。
“爸爸!你还没见过浅信弟弟吧!快跟我来!”女儿长高了,毕竟快十五岁了。走了一段在纲手怀里看到了三岁不到的小吊车尾。
“浅信弟弟,这是我爸爸,你应该要叫佐助叔叔!”
“佐助叔叔好!”稚嫩的声音配合还不太熟练的鞠躬。
“嗯!”面瘫脸这辈子难改。
“爸爸你不抱抱他吗?”
不情愿地抱起来这个娃,好像他比吊车尾小时候好看。长大能什么样呢?

红酒敬宾客。一对新人走过来。
“佐助,欢迎你来我的婚礼!”
“嗯,祝你们百年好合!”
“谢谢佐助君!”
后面小樱被女生叫走。原因是纲手又喝醉了。

“恭喜你了,多年夙愿终于达成!”
“嘿嘿,谢谢!”
“你上次婚礼什么样来着?”
“上次?鹿丸说我佐井式假笑在一夕之间练成。”
“哼,这次笑得不假。”
“那当然了!”
“吊车尾,我不想再参加一次你婚礼了。”
“佐助!!!”

第十九章 尾声
“通灵之术!”三大灵兽同时出现。
博人现在蛤蟆吉脑袋上还是有点怕,毕竟这家伙脾气太大。见月在青蛇头上,还是有点天然呆。沙拉站在蛞蝓头上。
“不错,今天就到这里。”木叶丸说罢,三大灵兽回去了,想不到我是见证新三忍的人呢!

漩涡宅。
“妈妈,好了吗?”小金毛等不及了。
“嗯,睁开眼睛吧!”
浅信看着一屋子人以及父母姐姐准备好的蛋糕。
“生日快乐!”众人齐声说。
“谢谢!”
“来,浅信吹蜡烛!”博人推过来。
噗!四支蜡烛都灭了。今天是漩涡浅信四岁生日!
“来切蛋糕,都有份!”

然而过一会儿几个孩子开始互相抹奶油,在大厅里互相闹着。鸣人看时间差不多了,走到小樱旁边:“我回火影楼了,剩下的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去吧,我可以的!”
“浅信,爸爸要去忙了,你要好好照顾妈妈,知道吗?”
“嗯,爸爸早点回来。”

有些时候你猜中了开头,却没办法猜中结局。雨夜那天她想不到还会有跟鸣人再在一起的时候。结婚当天师傅醒酒后说道:“兜兜转转,想不到你还是跟了自来也的徒弟,挺好的!鸣人这小子挺疼你的,我也就放心了。”
“师傅,你该不会又要去赌吧!”
“怎么了?!”纲手青筋暴露。
“没,没怎么,有机会我再去找你!”
“你我是不指望了,好好照顾这个小的吧!”
“嘿嘿,嗯,我知道的!”

总体来说,这四年她过得很充实,医院又带了几个学生,下一任医疗部长的人选也有了。现在小儿子已经四岁,明年可以开始指导他苦无和手里剑的用法,大女儿好像真的跟博人有什么猫腻,得早点通知佐助君才好。小葵好像忍术也不错,前一阵在中忍考试中打出了八卦掌。同期的几位经常喝茶聊天,有时候在街上遇到雏田她也主动开始打招呼。今天的生日派对她也来了。
晚上各回各家后,她安顿浅信睡下,自己拿着夜宵来到火影楼。
气氛好像有点压抑。她笑着走进丈夫的办公室。鸣人脸有点黑,看来今天事情不太顺利。咦?这次竟然没抱怨就开始啃胡萝卜!肯定不对!
她坐在旁边沙发上:“说吧,大名又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很吵,而且本来一个小时能开完的会,竟然拖到现在!”他想早点回家的!
“还有多少?我们一起回去!”
“好,影分身之术!”
五个影分身一共做了40分钟,二人披星戴月回家。
“下次来多披一件衣服,最近天气转凉了!”鸣人把自己的火影披风盖在妻子身上。
“嗯!”
“樱酱,这辈子,有你真好!”
月亮看到地上接吻的二人躲到了云里。是啊,这一生,能跟爱的人一起携手同行,真好!







































评论(2)

热度(33)